返回护士小姐姐

探花楼 >> 随笔〔ESSAY〕 >> 正文

儿子前几天踢球,弄得脚踝骨折,“入住”罗湖医院,需要做手术,打钢钉,固钢板,颇受罪的。

每天护士小姐姐们会来到床前几次,打吊瓶、换药以及询问术后情况,算是非常尽职尽责。由于每个护士来时都是一身白褂子,戴着白口罩,只露出的两个黑眼睛显得格外注目,我对声音的分辨不是特别敏感,再者每个护士身高都差不太多,好象每次来的都是一个护士一样。我想在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可能对声音都特别敏感,否则都分辨不出是谁来。

其中一位护士小姐姐对我们的询问的回答非常到位,她会给你讲原理,并把看起来高深的问题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你解讲,如果看你还是一脸疑惑,会再重复给你讲一遍,有时听完后,我感觉她做护士有点“偏职”,我甚至认为教师才是她最适合的职业。

那个非常善于讲解的护士,有时来时,不等我们询问也会讲一通原理,如儿子躺在床上,她会说一直这样躺着不行,需要不时将臀部自已抬高来,说完之后,见我们都看着她,于是“原理”就来了:因为人的尾椎处的皮是最薄的,骨头外面就是一层皮了,如果长时间这样躺着,会对皮造成损伤,到时那一块会更痛,虽然我不知道是否真是这样,但我还是信了。

除了讲原理之外,她也非常善于安慰人,如“打钢钉”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她会安慰说这没什么,要相信现在的技术,并且这样的手术每天都会在做,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意外或留下什么后遗症等,以此打消我们的顾虑。

有这样的护士小姐姐,才是病人及其家属真正需要的护士,才是这个岗位上名副其实的护士。我想护士最难的不是护身,而是护心,这位护士小姐姐不但做到了前者,后者也做到了。

2018-12-28 〖回复:0 / 阅读:1559〗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开心评论)

姓名:

©2006-2020 TH

备案号:粤ICP备19014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