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探花楼 >> 阅读

《梁漱溟日记》上

《梁漱溟日记》上,(梁漱溟指撰,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700x1020毫米 1/16开本,56.25印张,829K字,2014年9月1版1印,价108元/上下册)

上册为1932年至1965年期间的日记,以前没有电脑的时代,日记是用日记本写的,能写几十年的日记,特别是一生中有一大段混有战争、动乱的时间,能完整保存下来的,几乎是不可能的,梁漱溟也不例外,他的日记也有很多丢失的情况。

2020-01-14 星期二〖0/30〗 阅读全文>>

非己之利,纤毫勿占

孙元在《台湾之旅》的日记中有记录两则花絮:

(一)

文献馆中午休息,我们只得出去。炎炎烈口下找不到一处有房间的餐厅,只好落座街边的食摊。要了水饺,皮厚馅儿无味,吃完慢慢回行,走了一里多地,后面追来一辆摩托,食摊的男主人把一顶包在塑料袋里的太阳帽递来,是我落在那儿的。没等我说完感谢的话,他已驶去。

(二)

早八时乘捷运(地铁)到台北车站旁

2020-01-13 星期一〖0/19〗 阅读全文>>

重女轻男

“徐悲鸿先生画的女孩孙慧筠是祖父的长女,爷爷重女轻男,只把姑姑带到法国,让三个儿子自谋生路。”(《五、两个画展》P82),在那个年代重女轻男本身就是“反常”,单从这一块来说,孙佩苍的思维就是与众不同。

“除了长女孙慧筠,他们还有三个儿子,爷爷重女轻男,将他们留在国内自寻发展。儿子们年轻时,祖父曾让他们每人画一张画,看后说:去吧,没一个有美术天分的,便从未教他们美术。”(《五、两

2020-01-12 星期日〖0/17〗 阅读全文>>

几本书

孙元在《寻找孙佩苍》一书中,提到了好几本书,虽然他提这些书的目的是要写他的爷爷,因为都与他爷爷有关,但我想这些书都还是直得一读,于是记录了几本:

香港皇冠杂志出版社的《蒋碧微回忆录》:孙元在书中大体介绍到:“蒋女士写的是她与徐悲鸿、张道藩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如泣如诉,似慕似怨,超尘脱俗,深陷情海,字字句句真情真实……”。

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海外版叫《最后的

2020-01-11 星期六〖0/23〗 阅读全文>>

责任感与使命感

“……单说民国人的忠勇壮烈、奋身爱国,如八·一三淞沪战争,沪女杨慧敏只身泅渡过江给临阵守士送国旗,并非政府安排;有抗日将领抬着棺材上阵,对左右说:若退却,你们先打死我,也非国军的命令;小小艺术圈学术界,张大千去敦煌临画,王洛宾去新疆采民谣,梁思成林徽因探寻古建筑文脉,未必是、也不必是政府的‘文化项目’。”作者写这一段主要是引出孙佩苍的事来:“话说孙佩苍而立之年,有家有口,决意求艺法兰西,公家

2020-01-10 星期五〖0/14〗 阅读全文>>

寻找孙佩苍

《寻找孙佩苍》(孙元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787mm x 1092mm 1/32开本,9.625印张,95K字,2014年4月1版1印,价48元,精装本。)本书是一本写孙子寻找爷爷的书,为什么要寻找?这就是书秘密。

书中附了蔡恒的一首《金缕曲》,录如下:

《金缕曲·纪念孙佩苍先生》

百年蓉城后,便归来,终无着,

精英万事,不堪

2020-01-09 星期四〖0/20〗 阅读全文>>

严寒地带不适于智力活动

“我毕生研究学术,虽出生于北纬52度的寒带,幸而天赋并未因此而减色;如果这些都不能得到充分承认,而必须认为我不能和曾经享有特权、可以向当局进言的人相提并论,那么我就要争取使人相信我低于他们的程度并没有诸位议员高于当时接受意见的当轴者那样多。”《论出版自由》(P4),句子的长段不说了,不过这里说到一个信息,就是智慧与气候的关系,从作者的语气是看出寒带的人智力比温带或热带的人要差丢丢。

2020-01-08 星期三〖0/17〗 阅读全文>>

句太长、段太长

《论出版自由》读来很是费劲,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引起:

一是句子太长,书中30字左右一句的占有相当的比例,有些句子甚至长达50字以上的,如“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我提供一个恰当的事例来证实诸位有目共睹的热爱真理的精神和审议事务时不偏不倚的正真精神”(P4-P5)。

二是段落太长,好多段直接跨好几页,如P24页的“从一开始我就竭立证明古代一切法度清明、珍视书籍的国家”一

2020-01-07 星期二〖0/25〗 阅读全文>>

弥尔顿《论出版自由》

《论出版自由》(【英】约翰·弥尔顿著,吴之椿译,商务印书馆出版,2009年6月1版1印,880x1240 1/32开本,8.1/8印张,价6元),白皮,书开头为出版说明,标注为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珍藏本),出版说明完了后,就是很突兀的正文,无标题,可能是考虑书名即时正文名,但让人读来有点莫名其妙的“反常规”,书的最后又是有标题为《约翰·弥尔顿》的作者介绍,反过来再看正文,就更让人不适应,至

2020-01-06 星期一〖0/12〗 阅读全文>>

曹鹏的读书清单

看完《我这一百年——袁思齐说袁思齐》一书后,我还看了书后所附的曹鹏在云南挂职期间的读书清单,所购书真的不算少,但有一个问题可能就是喜购书之人都容易犯的,那就是购重书,曹鹏也不列外,他的重复购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知道是重的,但因属挂职期间,所在两地,所以取书不便,想看的书,购重也就无所谓。“除了关于云南的书,大都是我早已读过的旧书,只不过,客居昆明,见到了自己爱读的书,价格又低廉,便又买为副本

2020-01-05 星期日〖0/24〗 阅读全文>>

清·徐昌绪诗《失题》

曹鹏在《我这一百年——袁思齐说袁思齐》一书中最后的《古诗·袁思齐 在昆明写给女儿的邮件》(二)中,在写给女儿的邮件提到一首诗:

失题

清·徐昌绪

茶瓜留客午风清,话到桑麻便有情。

除却求诗兼送酒,花南绝少叩门声。

今天给你讲一

2020-01-04 星期六〖0/25〗 阅读全文>>

不留线头精神

曹鹏在《不留线头精神》一节中有一段对话:

问:我有一位同事吕峰在日本学了五年服装。他讲为什么中国的衣服便宜,日本的衣服贵,日本人说,随便拿一件衣服,翻开,看线,你们中国的不讲究,线头什么的都很随意,日本人在这些细节上,都做得非常精细,完美,不留线头。这种不留线头的精神,贵就贵在这里。休现在书画是一个道理,现在书画界也是缺少不留线头的这种精益求精。挑战极限,追求完美,应该说就是艺

2020-01-03 星期五〖0/19〗 阅读全文>>

不能比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我这一百年——袁思齐说袁思齐》一文中《云南古风人情长》一节有如下对话:

问:中国的书画是长跑,谁跑到最后谁就赢。

答:我还是主张文章好,字写得好,戏演得好,到了最后不能比较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不能比。去比,就是自己找麻烦。好了不能比较,只要好了就行。

问:有自己的面貌就行。好得与众不同。

又在《书法心得》一节有如下对话:

2020-01-02 星期四〖0/25〗 阅读全文>>

“福”字

新年快乐!用“福”字这个做元旦读书笔记的标题,是为福祐众人,祝大家身健业成。

《我这一百年——袁思齐说袁思齐》一书中《父亲写何绍基》一节提到写“福”的一段采访:

问:那时候写“福”字吗?

答:我的印象,那个时候没有这个,后来我们岁数大一些的时候,写福字、寿字的就多了,现在福字家家都有。

问:对,现在流传下来很多对联,何绍基、吴昌硕的对联

2020-01-01 星期三〖0/24〗 阅读全文>>

1 2 3 4 5 下一页>  

©2010-2019 TH

备案号:粤ICP备19014421号-1